1. 首页
  2. 周边
  3. 有书必看

《上海孤儿》一个束缚与解脱的故事

前不久,201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可惜呀,又不是村上春树,于是广大吃瓜群众先是心疼村上君一秒钟,然后就开始惦记得主石黑一雄。石黑一雄乃日裔英籍作家,他在日本出生,六岁时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全家搬到大不列颠。62岁的他曾经出版过七本长篇小说,主要有《远山淡影》、《长日留痕》、《被掩埋的巨人》、《上海孤儿》等。

石黑一雄照片

值得一提的是和201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类似石黑一雄也不是一个纯粹的文学写作者,他最初的梦想其实挺想成为一个音乐家。他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嬉皮士,留着长发,蓄着胡子,背着吉他到处浪,然而他最终发现自己真不是那块儿料,成不了音乐家。出于对现实的考虑,石黑一雄去了东英吉利大学上创意写作课程,于是从这个时候起,慢慢的接触了文学作品,而在此之前他基本上没怎么看书了。从几十年前石黑一雄写了一百多首歌却只写了七部小说来看,其实觉得骨子里应该还是喜欢音乐更多的。记忆、时间、自我欺骗是石黑一雄写作的最大主题,这些在他的每部作品当中都有体现,而在《上海孤儿》一书中则更加的明显。

《上海孤儿》讲述的是上世纪30年代,主人公班克斯,已是闻名伦敦上流社会的大侦探,然而在他的内心却一直有着悬案未结,那便是童年时代父母在旧上海扑朔迷离的失踪案。班克斯出生于上海,父亲在一家英国跨国贸易公司工作,那时候的上海,虽然动乱频繁但租界内的生活还是很安稳的。他也在那里度过的美好的童年。而在9岁那年一切戛然而止,父亲和母亲陆续失踪,渺无音讯,就这样班克斯成了孤儿,只好被迫前往英国与姑妈同住,但他始终梦想着有朝一日回到上海,把父母失踪案弄个水落石出。他渴望成为侦探对他而言,这一不仅仅是人生目标,而是必须完成的使命。虽然这个愿望让班克斯在少年时代屡遭嘲笑,但就没有动摇他的决心。

很快班克斯在镇南街崭露头角,迅速成名,此时二战的炮火威胁着远东和英国,班克斯的使命感变得更加的迫切。他决心回到上海破解父母失踪之谜。甚至还异想天开地认为只要能找到父母,使正义得到伸张,变能阻止世界大战。然而真相却永远会令人失望,班克斯所深信不疑的有关父亲失踪案的背后,原来只是个善意的谎言。他父亲不是什么抵抗公司鸦片贸易的勇士,失踪只是承受不了现实压力而和情人私奔了。他妈妈的消失,也不是什么为了捍卫什么伟大的理想,她所做的一切,原来不过是为了换来班克斯的衣食无忧和出人头地地。班克斯终于明白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自己一直追寻的宏达正义,多么的虚伪和渺小。

最后班克斯回到的英国见到已经年迈的母亲,他也得知自己的父亲在私奔后不久便死于上海。母亲认不出眼前长大的班克斯,只记得小时候的他是什么样子。在看到母亲告别了过去的痛苦后,班克斯也坦然了,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在这本书中,孤儿并不仅仅指没有父母的人,而是指所有被使命感束缚的人,就像班克斯说的那样“也许世上有人能够不被思维诱惑纷扰,心无牵挂,无忧无虑地终其一生”, 可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生来就命运中注定要孤身一人面对这个世界,我们只有不断的努力,竭尽全力的完成使命,否则将不得安宁。”面对现实中的我们来说“使命”可能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好,也可能帮助他人。当我们承担的使命开始,也就告别了轻松,一直到完成或失败的那一刻起,才得以安宁,然而这些其实并不是我们能选择的。比如孤儿,其实他自己也并不想成为孤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马来跳象棋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alaitiao.com/35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