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马来跳象棋网首页
  2. 周边
  3. 深度好文

《闲人》一种老头的生活方式

本文转载自《意林》,文中描述的修自行车的老头,像我已逝的外公,非常怀念童年时外公家的生活。

修自行车的老头

家门前的小街上,有两株矮墩墩的树木,那绿油油的叶丛深处,掩映着一座小平房结构的铺子。店主是两位老人。清晨,朝阳尚未绽放光华之时,老翁就拉起卷帘,唤醒睡眼惺松的大狗,上街溜达去。这是老翁一日中最悠闲的时刻,此后的时光都交付给了工作。

    这天下午,大狗在犬舍打着盹,忽然叶影摇曳起来,一地的碎光都坡笼罩在阴影中,大狗闻声而起。车链的嗒嗒声和繁重的步履由远渐近,终于连着发声者一同出现在小院中。一个青年—–二十来岁——推着一辆“凤凰”,冲着应声而起的老翁喊:“老头儿,我这车胎坏了,能不能修?”

    老翁用手肘抹把汗,三步并作两步,把过车头,眼睛凑上前去,食指和拇指捏着车胎试气,说道:“能修,能修!“”那车先放你这儿,过会儿来取。”青年丢下这话,转身离去,树影又是一阵摇曳。

    时光在螺丝刀拧转的吱吱声中滑过,在嘟嘟发泡的肥皂水中游走,树影向一边斜长过去,后来干脆直接遁人黑暗,直到灯光钝饨地照亮黑夜,它再次以另一种色调出现。时间悄悄地从老翁厚而糙的手中缓慢又迅疾地溜去了。

    夕阳斜卧在天西边,火烧云一赤千里。叶影婆婆,黄昏街头灯洒下的浓重光影,在繁重步履间忽明忽暗。青年再次回到小院中,见老翁仍在自己的车边徘徊,便叫道:“老头儿,还没修完哪?”

    老翁被他惊了一下,直起腰说:“修好了。我补完胎发现挡泥板有裂痕,就换了一个新的,又给你上了点油,用水擦了一遍。””费那么多事干吗?你这老头儿不是骗钱的吧?多少?”青年不耐烦地板着脸说。“十块就行。”老翁捶腰应道。“多少?”掏着钱包的古年讶然道,两撇眉毛高高向上扬起。

    老夫妻是有孩子的,只是不在这里。十年不归家的孩子也终归少见,只是在他推车出门的那个下午,就注定了是永别……

    去的终究去,来的还是照常来着。也不知从何时起,修车便成了老人退休后的职业。老翁重拾起修车的工作,只是出于一种木能,他想把车修得好一些,再好一些……

    老翁拣次都是这样,不只是修理出错的地方,他会仔细地检查,然后把能修的都修好了,也会习惯性地拿起抹布,将车子擦拭得非常干净。老翁常说自己是个”闲人”,净把时间消磨在无聊的事情上。

   在夕阳沉落于一排排房顶之后时,归家的人又总能看见两位银发苍苍的老人坐在石级上,望着远方。

—-林川皓

本文来自《意林》,本文观点不代表马来跳象棋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